black dog.jpg

 

  所謂一黑二黃三花四白,在我們的文化中,「黑狗」給人的聯想是「上等補肉」;但在英文裡,黑狗卻是憂鬱的象徵。於是乎,我們說「心有千千結」,英文說「我有一黑狗」。在英國,就有這麼一本繪本,叫做《我有一黑狗》(I Had a Black Dog)。

anedi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英文的名稱在翻譯成中文時,人名、地名往往是採音譯,報章雜誌的名稱則往往是採意譯,而受過編輯訓練的文字工作者,大抵知道要以一般通用譯法為準的大原則。例如 John 就叫做約翰、Beckham 就叫貝克漢,儘管 John 的發音沒有約也沒有翰,Beckham 的發音也只有「貝」一字是近似音;又或者如 Publishers Weekly,一般通用的譯法是《出版人週刊》,New York Times 則一律譯為《紐約時報》。我對約翰和貝克漢沒有太大的意見,畢竟英文和中文的發音並沒有一音對一音的絕對標準可循。Publishers Weekly若是譯為《出版者週刊》或《出版家週刊》,我也覺得無可非議。但說到「時報」這個詞,每次翻譯到 London Times 就讓我很為難。

anedi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冬甜(winter-sweet)=蠟梅?蘇州草莓(Suzhou strawberries)=楊梅?「my throat and mouth」在古書上寫的肯定不是「我的喉嚨和嘴巴」吧?「Eating Fresh Lichees in Fujian」這首古詩的詩名,中文想必不叫「在福建食鮮荔」吧?

  這兩天在和被翻譯成英文的古文奮戰。

anedi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直記得自己寫過這篇文章,如今回頭再看,深覺當初能接受總編的一對一魔鬼訓練甚為幸運,也很惋惜沒有悉數把每一份譯稿的功夫整理歸檔(其實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時間)。只能說還好在長達六年半的歐美小說編輯歷程中,至少留下了這麼一筆絕無僅有的紀錄。

anedi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     arms folded  

【圖一來源:Forbes

  看過無數翻譯小說把這個動作翻譯成「雙手抱胸」、「雙臂交抱」、「雙臂在胸前交疊」等等,我總是很納悶:這個動作不就是「叉著手」嗎?

anedi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